人这一生
到底是为了什么

(一)

我喜欢养花,观察他们的细微变化——今天长出了一片新叶,明儿又长高了一些。这些变化都会让我感动万分。

养花,让我认识到了生命的不可预料与坚强。
栀子花是喜水的,隔几天忘了浇水,她的叶子会全部软榻下来,一点精神也没有。你再重新的给她洒水,叶子又笔挺笔挺的,一副给点滋养就灿烂的模样。

从 网上购买的月季,刚到家的时候是枯枝败叶的。一开始我也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将她种在一个盆子里。观察了好几天,都没长出一片新叶。直到今天半个多月了,那看着奄奄一息的枝条竟长出了几片嫩叶。

我窃喜,又感叹生命的出乎意料。而同月季一起种养的玫瑰花可没这么顽强了,精心的施肥,浇灌,却了无生机。今天拔土而出,发现根部已腐烂。

养花,观花正如看人生这一路。花儿代表了在路上行走的人们。有人像栀子花般万坚不催,茁壮成才;有人像月季般看着柔弱,却不可忽视;有人像玫瑰花般娇贵,即使养尊处优,也索然无味。

养殖的盼望着能够开花结果,生活中的我们一生寻寻觅觅,不也正是如此吗?只是行人不同,最终导致的结果也不同。

(二)

等候公交车的时候,我也喜欢曲观察周围的人和事物。对面坐着一位管理交通秩序的大爷,穿着蓝色的制服,带着制帽,默默地抽着一根烟。报刊的女人伸手递给他一瓶冰冻的水。

“天热拿着喝吧。”他摆摆手,神情凝重,继续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,眼圈下他的双眼有说不尽的沧桑与无奈。

车终于到了,随着司机的一脚刹车,汽车尾气的排出,扇热机热量的散发,再加上这炎热的天气,让我眼前眩晕。人群中,大家互不相让,人挤着人不断的往车身里面走。

前面有一个男人背着大大的牛仔双肩包,一个扭动,将我甩出原来的地方。很快地后面跟上了一个妇女,胸前背着一个宝宝,左右手各牵着一个小孩。她口中冒出浓浓的广东话,示意让孩子赶紧去往里走,去找座位。她自己也不服输的,看着脚下的台阶,大跨步往前走。

车上的人很多,坐着或站着,自顾自地玩着手机,年老着佝偻着背,靠在一旁,望着窗外,小孩子则天真无邪的眨巴着眼睛,东看看,西看看。

(三)

看着这形形色色的人群,让我思考到了人生——它到底该通向何处才是理想的彼岸?像穿制服的男子一生做着平淡无奇的工作,抑或是像那位妇女,结婚,生子,养育孩子直至终老吗?

虽心有不甘,但想想看,每个人的人生不也是复制着上一倍,上上辈的生活吗?选择这条看得到尽头,也明知道这过程中快乐总是伴随着乏味与艰难的道路,却还是得一路走到底,不是吗?

他好像被关在笼子中的狮子,一旦被驯服,即使再多么渴望回归森林,也不会徒然去冒险。

人生或许就是这样从叛逆到驯服到服从。少数人或许能够从笼中走出来,跟随内心,便是走出了一条道。不敢说,哪条道路更顺畅,但一定是哪条都布满了荆棘。

(四)

结婚的人总是嘲笑没结婚的人,男的说成是光棍,女的说成是剩女。没结婚的人嘲笑结婚的人看不开,给自己找罪受。努力的人,把时间看得精贵,不容忍闲杂人浪费他的一分一秒。

悠闲的人,嘲笑他们绷得太紧,活得太累;努力的人嘲笑懒散的人虚度一生。及时行乐的人觉得生死不定,该好好享受当下;苦行僧的人觉得年少时该多吃苦磨练自己。

他们总是唱着反调,又相互看不起对方,有时又会羡慕着另一方的生活。人这一生,总是在嘲笑与被嘲笑,评论与被评论度过。在这一过程中,你会不停的做出选择,不停的犯错,时常焦虑,迷茫。这

样反反复复的,颠倒,成长,而后在成长中淡定。不论哪一种结果,你都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。

这就是人的一生。
目录
当前页用手机访问: